狂奔的蘇寧小店:北京關閉調整部分門店,試行合伙人制:

發布時間:2019-12-14 00:29:43   來源:研究    點擊:   
字號:

原標題:狂奔的蘇寧小店:北京關閉調整部分門店,試行合伙人制

新京報訊(記者 張曉榮)經過兩年多的跑馬圈地,遍地開花的蘇寧小店或許要考慮收益了,正在“調整戰線”。最近,新京報記者走訪發現,北京的多家蘇寧小店在陸續關閉、調整,有店員認為,關店或與選址不合理、商品選擇和運營不專業有關。而在業內人士及專家看來,蘇寧小店確實在選址評估、店鋪運營和供應鏈方面存在一定問題,但根源在于蘇寧既沒有便利店的運營經驗,又在商業模式和運營架構尚未完善時不計成本地擴張,因此要承擔風險,關閉部分虧損嚴重的門店以及時止損。

不過,新京報記者也注意到,蘇寧小店也在積極探索新模式,即嘗試通過改變商品結構、嘗試新店型等方式,并推行合伙人制,以激發員工積極性。至于未來效果如何,還需時間檢驗。

蘇寧小店部分門店陸續關停

近日,新京報記者走訪時發現,北京多家蘇寧小店招牌已拆除,無品牌字樣,且在門口貼有“門店整頓、暫不營業”的信息。

12月9日,蘇寧小店幸福家園店內一片狼藉,商品已搬空,用來盛放餐食的一次性碗具和杯子散落一地。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蘇寧小店鑫兆佳園店,這家店停業已超半個月,有員工負責清點和收尾工作,房東稱該店鋪已重新出租。就鑫兆佳園店的閉店,員工衛華(化名)說:“生意不好,一天賣幾百塊錢,正常就是300多元、500多元,賠得太厲害。”在他看來,這家店的選址有問題,雖然背靠大居民區,但附近有4、5家超市及便利店,且小區內有美食街,且物美價廉,蘇寧小店在商品和價格上均無優勢。根據衛華的說法,今年8月起,日均營業額不足2000元的門店要關閉。不過,一位不愿具名的蘇寧小店高管對新京報記者表示,“這個不一定。”關店要看幾個因素,即這個區域是否是戰略布局,銷售額是否持續增長、成本與收入的比例關系,以及門店的未來潛力等。

蘇寧小店幸福家園店。

以鑫兆佳園店為例,100平方米的門店內主要銷售休閑食品、酒水飲料,無餐飲和鮮食。據衛華透露,這家店的月租金約1萬元,3名員工工資約1.5萬元,平時水電折算2000元-3000元,在夏季則需要6000元/月。若上述數據屬實,可以推算,若要維持門店的盈虧平衡,每月需盈利約3萬元。

蘇寧小店鑫兆佳園店。

不過,這家店的業績并不好,以日營業額500元計算,則每月銷售金額為1.5萬元。有業內人士對新京報記者說,便利店的毛利約為30%,因此可推算出,這家店的盈利僅為4500元/月,虧損或達到2.5萬元/月。若該店開業一年,約虧損30萬元。據衛華透露,他工作門店所屬的片區共有40家店,僅有2家日營業額能達到1萬元-3萬元,其他門店銷售也參差不齊,有6000多元、8000多元,但平均每天的營業額大約是兩三千元。

據悉,虧損的蘇寧小店已被剝離出上市公司。根據2018年10月蘇寧易購發布的公告,截至2018年7月31日,蘇寧小店凈資產為-3.1億元,2018年前7個月凈虧損2.96億元,蘇寧易購還借款6.53億元發展蘇寧小店業務。對于虧損,蘇寧當時解釋為,是由于快速開店,多數門店處于培育期,以及公司在組織人員、店面開發、推廣及供應鏈方面做了較多的前期投入。

北京關店或超80家

根據公開資料,蘇寧小店面積為80-200平方米,主要分布在社區、城市CBD、交通站點。蘇寧小店打通線上線下,除提供生鮮、餐飲熱食、酒水飲料等,還嫁接了彩票、洗衣、家政、房屋中介等便民服務。2017年蘇寧小店仍在起步階段,全國僅有23家,2018年開始迅速擴張,年末其門店數量達到4177家,截至2019年6月30日,蘇寧小店及迪亞天天自營店面合計5368家,迪亞天天加盟店42家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北京是蘇寧小店極為看重的市場,此前,有媒體報道稱,2018年12月31日,蘇寧小店宣布其完成單城開業500家的目標。但蘇寧小店朝陽北路某門店負責人說,今年北京已關閉100多家蘇寧小店。

12月9日,大眾點評顯示,北京有420家蘇寧小店,其中9家顯示已關閉,3家尚未開業,即目前的門店數量為410家左右,蘇寧小店高管也印證了上述數字。如果以年初的500家店計算,那么蘇寧小店2019年或許已關閉了超過80家店。對于關店,上述蘇寧小店高管表示,開店的同時有門店優化也很正常,其他便利店也存在關店現象。

在和君咨詢合伙人、連鎖經營負責人文志宏看來,零售連鎖門店開店和閉店都屬于正常的調整。但如果是大量關店的話,就說明之前的擴張太盲目,在選址評估、店鋪運營以及供應鏈等方面都還不夠成熟,導致門店盈利不佳,很多店在短期以及未來數年時間都很難盈利,所以才會關店。

專家:選址、商品及運營或存不足

虧損是關店最直接的原因,但蘇寧小店為什么會虧損?衛華認為,公司前期的開店有很多選址不合理。以剛關閉的管莊路二店為例,新京報記者注意到,其隔壁是零售店和生鮮店,其馬路對面則是購物商城,且對面300米內有兩家生鮮店,可謂競爭激烈。

對于社區店而言,賣菜不僅能帶來銷售,還能聚集人氣,但多位店員稱其生鮮“賣不動”。據朝陽北路某店店員介紹,由于門店的蔬菜銷量有限、損耗多,已下架。在蘇寧小店美然動力店,新京報記者12月9日上午看到,該店橘子干癟,香蕉皮發黑,包菜、洋蔥等蔬菜也不新鮮。一不愿具名的北京線上生鮮創業者對新京報記者表示,相較于其他社區店,蘇寧小店生鮮品類少且新鮮度不夠。

蘇寧小店美然動力店內售賣的水果和螃蟹看上去均不是很新鮮。

不過,蘇寧小店也在調整,還開設了咖啡茶飲專門店,也有門店不再設生鮮專區,轉向線上。新京報記者注意到,今年上半年,蘇寧小店甘露園一門店內還銷售生鮮,但銷量不好,往往會集中打折出售,目前這家店已將生鮮下架。有多位店員說:“現在很多(蘇寧小店)都不上生鮮了,賣得不好的店也停了,主要走線上,便宜也新鮮。”

上述生鮮創業者認為,消費者線上買菜選擇很多,即時達是主流,如果不是商品特別好或價格特別低,否則“基本沒戲”。

對于原有門店生鮮下架轉向線上,接受采訪的蘇寧小店高管說,前期在線下賣菜對店員數量、質量和培訓的要求太高,同時菜品要做日清,損耗比較高,所以轉向互聯網菜場主打“今天訂,明早提”。要保證品質,核心的利益點是距消費者近,菜品新鮮并且增加豐富度,目前南京菜場SKU已增至1000個。對于線上送達時間問題,該高管表示,相對即時達,次日達既能降低成本又能控制損耗、保證新鮮,價格也相對比較便宜,是蘇寧菜場的主要方向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有店員稱,蘇寧小店在商品及運營上也存在“槽點”。有不愿具名的店長說,他在的門店內有一款零食幾個月都沒賣出一件;公司給的陳列圖,黃金位置要擺泡面。他有過多家連鎖便利店工作經驗,覺得不合理,向公司申請換陳列方式,但沒被允許。

北京京商流通戰略研究院院長賴陽對新京報記者表示,小店的運營要符合基本的商業規律,即商品要圍繞消費者需求,但蘇寧沒有生鮮和便利店運營的經驗,商品結構、品牌篩選較差,同時店面形象、商品品質和價格也不具有競爭力。以熱餐為例,不是簡單簽約快餐供應商拿到門店復熱售賣,背后考驗的是鮮食的基礎設施建設和細節完善。

賴陽認為,從表面上看,蘇寧小店存在的是產品、運營的問題。但從根源上看,對小店的投入前期重要的不是快速開店,而是設計商業模式和運營架構。

探索“合伙人制”

盡管店面有變化,但蘇寧小店并未按下“暫停鍵”,不斷通過并購擴張版圖,試圖搶占市場。與此同時,蘇寧小店還在試行新的模式——合伙人制。

2018年4月,蘇寧小店宣布全資收購上海迪亞天天,并于7月底完成對全部308家門店的改造,掛牌蘇寧小店;同年12月,收購西安果岸便利旗下31家地鐵站便利店;今年8月,蘇寧小店與馮氏零售達成了關于利亞華南的股權轉讓協議,收購完成后,蘇寧小店100%控股其旗下廣州區域60多家OK便利店。

今年5月,中國連鎖經營協會發布“2018年中國便利店TOP100”,蘇寧小店以4508家門店排名第四,位列中石化和中石油的易捷、昆侖好客便利店及美宜佳之后。截至2019年上半年,蘇寧小店及迪亞天天自營店面合計5368家,迪亞天天加盟店42家。

對于蘇寧持續虧損的同時并未為按下擴張“暫停鍵”。文志宏認為,蘇寧一方面想通過快速擴張實現規模效應,另一方面則是基于對便利店市場的搶奪。他提到,在便利店的擴張中,門店資源的搶奪至關重要,最近幾年,全家、羅森等企業都在加速擴張,蘇寧也希望搶奪機會和空間資源。從目前來看,蘇寧的模式尚未成熟,仍處于不斷嘗試的階段,因此也需要承擔一定的風險。

在不斷開店的同時,蘇寧小店也在嘗試新的管理方式。根據媒體公開報道,今年8月左右,蘇寧小店出小店合伙人項目,鼓勵小店員工成為小店合伙人。據多位蘇寧小店合伙人介紹,公司承擔門店的房租,水電也要一定補貼,但門店的運營交由合伙人,相應地,會給合伙人1.5萬元的勞務費,合伙人仍通過蘇寧采購,定期有督導進行檢查,但是可自行招聘工作人員運營或自己運營。此外,蘇寧小店會給合伙人門店設有經營目標,根據目標的完成情況和營業額給出提成。

據上述蘇寧小店高管介紹,合伙人制自今年四五月份開始試行,目前占比約為60%。據他介紹,目前合伙人制的核心是“賣得多賺得多”, 推行合伙人制的門店營業額都有上升,特別好的能增長150%,店員的收入也有增長。目前主要是銷售額的分成,未來會增加利潤額的分成。

對于蘇寧小店合伙人制這一模式,文志宏認為,蘇寧小店將門店的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,類似于“承包經營”,既給到合伙人一定的自由度,能激發合伙人的積極性,也有督導進行管理不至于完全失控,是一種新的嘗試,符合小店的經營規律。但文志宏也提到,合伙人模式關鍵的是利益分配是否成熟,很顯然,相對于全家、7-eleven等便利店企業,蘇寧小店還需要不斷試錯和打磨。

賴陽則表示,蘇寧小店現在的核心問題是整個管理體系能否跟上。他說,合伙人制是一個發展的方向,但蘇寧小店整個系統尚未完善、給出支持的情況下,看似合伙人制能發揮員工的能動性,結果只會讓員工背上更大的經營包袱,可能會導致員工流失。賴陽還強調,合伙人制不等于放任不管,要有嚴格的管理和督導制度,還要保證執行和服務的標準。

新京報記者 張曉榮

編輯 彭雅莉 校對 李世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红警战术
仙牛网配资 3d牛彩网字谜图迷 股票涨跌幅有没有限制 3d过滤缩水工具大全 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吉林11选5开奖记 云南星悦麻将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最 四ill快乐12开 真人版麻将官方下载 怎么炒股新手入门 青海11选5的开奖结果走势图 东北麻将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的走势图带连线 浙江11选5开奖 黑龙江快乐十分玩法介绍